一条舔狗

没用的,无聊的,爱睡觉的人

新年快乐

求求我新的一年当个人8


记录一下,今天胡显昭拿了两个mvp,一把女警一把奥巴马


略哥🐮🍺

啊略略:

嗯,弄了个手书放b站了,av37165681,感兴趣的可以去搜来看看啥的

如果可以,陪你到s17


【王者荣耀】带明星养成计划【4】x

迟到的祝略略生日快乐

白鹊
全网黑带明星白x修者鹊

04

容器倒了,金丹的力量还在继续流窜。
  
黑猫公寓为中心向周围蔓延五十米,突然而来的高温只在一瞬间就灼黄了不少树叶。
   
……没事。

秦缓没有料到李白晕的这样快,根本来不及拉住他,他的手掌与李白的胸膛才分开片刻,金丹溢出的气便又抽了回去,险些将他也一起抽干,他没办法,只得一把推开沙发旁的茶几,腾出地方,然后跨坐在李白的身上,两手朝着他心尖灼热的地方压了过去。

  

烫,太烫了。
  
他们皮肤相触,湍急的暖流又渡回到了秦缓这里,然后在两人的血脉之中来回流窜,秦缓额前的白发早被汗水湿成了一缕一缕,灵气运行了几个轮回,却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趋势,身为容器的李白自然还是昏着的,他侧着脸,几乎赤裸地平躺在地上,秦缓又试探着想要取出金丹,浅色的光芒从他的掌心一下又一下地收收放放,却没多大用处,反而又让他耗费了不少精力,他的睫毛被额头上落下的汗珠沾得有些潮湿,原本波澜不惊的眼仁中多了一丝困惑,秦缓正撑在李白身上喘息着思索又是哪里出了问题,李白的手机却在这时候响了。
  
“在庭院里栖息着妖魔,能依靠的同伴都一脸死相,献给排球的青春,但是大家都一脸死相……”诡异又略带滑稽的铃声传来,惊得秦缓抬起了头,他初来人间界,自然是不会知道手机是个什么玩意,只觉得这咒文一样的声音甚是魔性,以至于一个分神被灵压刺破了手指,鲜艳的血珠滴在李白精壮的胸膛上,又忽的,再消失不见。
  
“……算了。”秦缓收回视线,眉头先是皱起又缓缓展开,他盯着李白身上血迹消失的地方,半晌,轻声叹了口气,道:“当是我欠你的。”

  
昏睡中的大明星对此一无所知,甚至因为某些不可言说的原因快乐地轻哼了一声。
  
秦缓不再说话了,只是垂首继续维持着这副令人想入非非的姿势运转金丹的灵气,李白的手机铃声又响了好一会儿依旧没人接,电话另一头的经纪人着急上火着,却只当是这人开始玩游戏玩的不理人,一边在小本本上又记了他一笔一边挂掉了电话。
  

“呵……”
  

灵力在李白的意识世界中横冲直撞,他闭着眼睛嘴唇微张,像是要说什么,却还是副睡着的模样。

莫怕。
秦缓在心里补了这么一句,然后腾出一只手拢了拢他盖在背上鸦羽一样的黑发,又终于发现了让李白就这么裸着确实不太好,于是随手扯下旁边沙发扶手上的白色布巾盖到了李白脸上。

“不会让你死的。”
他的睫毛轻轻扑动,这样说道。 

  
★ 
“啊嚏。”
  
李白再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刚洗完澡加吹了一晚上空调配着快要把人融化的灵温给了他极致的冰火两重天感受,以至于他现在浑身发痛,手指都快要抬不起来了。
  
“嘶……”李白舔舔干燥的嘴唇,两眼发直地盯着天花板,他刚睡醒时大脑总是一片空白,正艰难地思考着什么时候起床,胸前的压重感却让他的动作明显一僵。

“靠……玩我的吧?”他低头看着趴在自己胸膛上毛绒绒的异色脑袋,深刻地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睡醒。经历了一晚上的灵气中和,秦缓还是没能把金丹取出来,反而先耗光了力量,又变回了孩童的模样,而因为太累了,他此时正抱着李白的腰呼呼大睡,一张小小的脸上倦色藏都藏不住,李白在心里感叹了一句这他妈什么魔幻人生,笃定了这小崽子绝对就是仇家看他不爽来搞他仙人跳的,刚想把秦缓叫醒推开,却听到这孩子奶猫似的呜咽了一声,像是梦到了多委屈的事一样,倒是比他昨天那副小大人一样的模样讨喜多了。
  
……算了,先睡着吧。
不得不说,身为一个颜控,李白对于长得好看的生物总是容易心软,他先是四顾了一下窗户有没有关好,然后低声叹了口气,又轻轻地放下了秦缓卡在他腰上的两只手。
  
“去床上睡。”李白声音缓和了许多,显然,他把昨天秦缓恢复体型的画面当成了自己在做梦,所以现在他实打实地把怀里的人当成个孩子来哄。
  
“唔嗯……”秦缓小声哼哼着,却没有醒来,他逃亡了许久,现在终于停歇了下来,于是这一睡,便是睡得很沉,连李白手痒捏了他的脸颊都不知道。
  
“你是半夜挖煤的童工吗?累成这样。”知道这小孩听不见,李白自言自语,孩童样的秦缓长得实在可爱,小包子脸鼓鼓的手感简直不要太好,他捏了半天见人没反应,还是决定当个好人把这小孩抱过去,可他才刚拖起秦缓的身子,原本睡得正熟的小鬼却忽然睁开了晶紫色的眼睛。
  
“你要做什么?”秦缓刚醒,嗓子还有些发干,他盯着李白,声音不带一丝波澜。
  
“抱你去床上睡觉啊。”李白回答的非常坦荡。
  
“那你的手放在了哪里?”
秦缓问。
  
李白愣了一下,于是顺着他的目光看下去,只见他一只手把小孩儿圈到了怀里,而另一只手拖着秦缓的臀,正隔着他那件衬衫的薄布料,无意识地在这肉感十足的部位掐了又掐。
  

“我现在不想睡觉了,我想和你谈谈。”秦缓无视掉李白石化的模样,一把将他推开,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 

——tbc——

  


  

  

  

  

  

  

  

  

  

  

【王者荣耀】好孩子坏孩子x

白鹊
邦信良
有车,从乡下回来之后如果继续写这个会有很多cp的车,注意避雷
ooc校园梗
再翻我也没办法了

【王者荣耀】带明星养成计划【3】x

白鹊
ooc
全网黑大明星白x不入世丹修鹊

03
公寓内的空气仿佛凝固住了。
  
“你、你谁啊?”
  
李白握着邦硬的那活儿表情有些呆滞,说话也带着磕巴。虽然进入娱乐圈后就拿着大资源在台上什么角色都演过了,可冲着外人展示自己不算熟练的手活儿这还是头一遭,以至于小半天之后他才反应过来这本来就是他家,虽然不是什么好事但是身为一个功能健全的成年男性在自己的地盘和自己的身体器官进行友好交流实际上是并没有什么问题的……
  
“这不重要。”秦缓回答的风轻云淡,然后垂头拉了拉衣摆,李白的T恤对这个体型的他来说实在是有些太长太宽了,穿在他身上就像是穿了条裙子一样,再配着他鸦羽一样垂到小腿的头发,和琉璃珠子一样的眼仁,有种模糊了性别的美感。

不重要你个头啊,这他妈是我家。
如果不是鸟儿还在腿间直勾勾地杵着,李白很想拎起这个不知道哪来的小崽子把他丢出门去,没来得及思考这小鬼是怎么进到了自己的家里来的,他先不动声色地把浴巾拉了过来,想要盖上自己的小兄弟,然后往后移了移身子,努力和秦缓小朋友保持距离。

“……”  
沉寂了两秒,秦缓的眼睛动动,却没有说话,李白顺着他的眼神往下看去,就见盖在他腰腹部至腿上的浴巾某处像是帐篷顶那样被支了起来,反而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怎么好像更尴尬了。
李白想要捂脸,上一次这种让他窘的想钻进地缝的时候还是他出道三周年参加的一个综艺上,那时他和节目组做互动,说是抽签抽到什么就要做什么,不知道是他脸黑还是节目组故意搞他,他的签是“在舞台上大声朗诵初中到高中的个性签名”,于是他早年那点中二又非主流的黑历史就被翻了个底朝天。而现在的情形又是和当时不一样的羞耻,虽然这小崽子有私闯民宅的嫌疑,可毕竟还是个小鬼,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不会再选择撩开浴巾自娱自乐了。
  
“你……”李白强装镇定,然后咳嗽了一声,看似随意地将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双手抱怀,试图拉回了秦缓的目光:“你是怎么进来的?同伙在哪?怎么还穿着我的衣服?”
  
他丢出一套质问三连,努力让自己显得有气势一点。不就是纾解压力的时候被私生饭gank公寓么,有什么好羞耻的?人之常情而已。被粉丝吹大心脏被黑子喷厚脸皮、实际上在个人问题上还是非常保守的宇宙爱豆李某人疯狂在心中暗示自己。
  
闻言,秦缓收起了打量的视线,又往前走了一步,然后盯着李白的眼睛,答非所问:“你莫怕,我不是坏人,不会伤害你。”
  
他的语气淡漠,神情却是说不出的认真,李白看着这还没自己手大的小脸上露出这幅表情,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带你来的大人呢?他们在哪?”他又问,心道现在的私生饭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居然拉个这么小的孩子来挡风,幸亏他是个洁身自好的好艺人,要是遇到圈内那些有特殊嗜好的垃圾,这长得和小神仙一样的小孩儿非得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没有人带我来,我自己寻过来的。”秦缓说道,他在青莲观旁边的树林一直呆到了日落,待天色黑了下来,他才吃了一颗化形丹变成一只小喜鹊循着自己的气息找到了李白的公寓,那时候李白正在浴室冲凉,他就啄破纱窗钻了进来,落地化形后看着自己的外袍破破烂烂,便小手一挥,点了件李白的T恤出来,待听到客厅有了动静,就从卧室出来和李白打招呼,有了现在这一幕。
  
“小孩子骗人不好,要被警察叔叔抓走的。”李白说,语气有些夸张,他当然不会相信秦缓,虽说他公寓的安保系统不是好的多夸张,可随随便便就被个小孩进来了那他也太没面子了。
  
秦缓指指大开着门的卧室,依旧不急不缓,说道:“我没有骗人,我是从那里进来的。”
  
“那里?”李白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然后皱起眉头,佯装生气,继续他幼稚到不行的恐吓:“弟弟,再不说实话大哥哥就要生气了啊,到时候把你还有你爸爸妈妈都抓走,天天在牢里做口算题。”之前就是为了防私生饭,他特地在卧室的窗户外围了一圈铁栅栏,面前这小鬼虽然看着确实小小只,可是还是不足以从栅栏的缝隙钻了进来。
  
“我也没有父母。”秦缓说道,然后捋了捋头发,想着这容器可是真能说。他讲的是实话,打他记事起他就没见过所谓的父母了,还未开始修行时他是跟着一群讨生活,后来入了长生仙门,斩断尘缘,这种凡世之内的关系便更不重要了。
  
“……唔。”这回答出人意料,李白惊了一下,轻声吐出一句对不起。他耳根子软,秦缓一句话堵得他忘记自己要说什么了。
  
“无碍。”秦缓说,虽然是副大人的神态,声音却带着些奶气。
  
他算着差不多了。
从上午到现在约摸着过了六个时辰,金丹该是被容器养好的时候了,他蜷蜷手指,决定动手,李白正神游天外,结合着秦缓现在的扮相、神态还有“没有父母”已经脑补出了这小孩是被恶徒控制着过来仙人跳他的剧情,正想说点什么,却被秦缓捧起了脸。
  
“是我对不起你。”小神仙一样的孩子一手扶着李白的下巴,一手拇指弯起四指伸直,李白诧异着,秦缓的手掌推向了他赤裸的胸膛:“抱歉了。”
  
“喂你……”
李白没能说完这句话。
  
比之前在车上更甚的热度从两人皮肤相触的地方放射开来,某一瞬间,毫无防备的李白甚至觉得自己就要被灼死了,金色的光芒流窜过他的血管神经骨骼,又流经他的视网膜,他的喉咙中的水分像是被蒸干了一样,带着一种撕裂的痛感。
  
“是你。”
恍惚之中,李白看着穿着自己衣服的小鬼的身形在孩童和青年之中来回交替,他的眼睛亦是灼得疼痛,却还是看清了秦缓的模样。

“是我。”秦缓应道,被金丹的气息笼罩着,他正在凝神,将将恢复原有的模样,可还没稳下来,李白的身子却越来越软,像是力气都被抽尽了一样,在他抓牢他之前,滑下了沙发。

社会主义偶像在被牛鬼蛇神力量震得晕了过去之前,最后抬头看了一眼,“私生饭”突然生长的体型让他的T恤的下摆再遮不住他的膝盖。
   
“真空的吗。” 这是他睡过去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

  

【王者荣耀】和李白和李白和李白和李白

校园梗
白鹊
ooc
狐凤范原白x原鹊
短打

02   和李白和李白

隔着一扇门的体育器材室外,学生们来来往往,小眼镜拿着书战战兢兢地往教室走去,时不时地回头朝着体育器材室的方向看一眼,心虚得很。
  
秦同学我对不起你。
他在心中无数次向秦缓道歉,甚至在脑内为秦缓表演了一个三百六十度前空翻后四肢着地式道歉,可却依旧一点儿回头把人放出来的意思都没有。
  
都怪李白太吓人了。
小眼镜给自己边做心理建设边开脱,他本来是去图书馆还书的,可没想到李白居然躺在图书馆地上睡觉,结果他不小心踩到了那人的腿,就被李白碰瓷了,蛮不讲理的李白同学要他把秦缓叫到体育器材室来,不叫就揍扁他,还要打爆他的眼镜,他一害怕就答应了,现在那两个人关在一起,他的眼镜倒是躲过了一场灾祸,可脑壳却开始痛了。
  
“应该不会有事吧……”他坐在教室里,神情涣散,正扶着脑门喃喃自语。

“部长?小秦?秦同学?阿缓?”
  
实际上,体育器材室中的氛围和小眼镜脑补的完全不同。
  
“缓缓。”李白把秦缓压在身子下面,一手撑在秦缓的耳后,一手按着秦缓的两只手腕防止他乱动,然后胡乱地叫了秦缓一通,最后舌尖卷了卷,含住了最后念出的两个字。
  
“缓缓好听,我就叫你缓缓了。”他说。
  
“恶心。”秦缓没有放弃挣扎,抬腿去踢李白,却被李白抓住了机会,趁机把膝盖挤到了他的两腿之间。
  
“哪儿恶心了?多甜啊。”狐狸样眼角上挑的少年脸上带着些得意,他紫色的发尾垂了下来,搔得秦缓鼻尖发痒,见秦缓死命瞪他,他龇龇虎牙,然后俯下脸离得秦缓更近,倒扣的棒球帽掉了下来,他的呼吸喷在秦缓的脸上,两人鼻尖对鼻尖:“缓缓可比那个死白毛叫你的阿缓好听多了,你允许他这么叫你,就不许我这么叫你?”
  
“神经病。”秦缓偏头,虽然说得咬牙切齿,可他骂人的语言依旧非常贫瘠,外面的预备铃已经响了起来,这人却没有一点要放他去上课的意思,他冲着李白冷哼道:“痛快点,要揍我就马上揍,揍完我去上课,别搞这些有的没的。”
  
李白愣了一下,怎么看怎么觉得秦缓这副模样让他不舒服。
  
“你就这么不待见我?”他问道,语气不由自主地坏了些,他今天就是奔着找秦缓的麻烦来的,可这人现在被他压在了身下还是丝毫不服软,这让他非常没成就感,见秦缓别过了脸,李白扯了扯嘴角,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上手扯开了秦缓衬衫最上面的几颗扣子,秦缓被他的动作惊到,扭着身子躲闪,却被箍的死死的,再动弹不得。
  
“你到底想干什么?”软软的体操垫被两人压得下陷,秦缓瞳孔骤缩,头发也滚得乱七八糟,看着十分狼狈。
  
“弄哭你啊。”李白说的是心里话,具体想做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可就是想看秦缓因为他的动作红了眼眶的模样,他吊儿郎当地把下巴往下移移,然后搁在了秦缓的锁骨处,和他同级的小部长的脖子实在好看,修长纤细又白得耀眼,让他很有弄点什么痕迹上去的欲望。
  
“你……” 感受到脖颈处湿润的触感,秦缓先是怔了一下,接着反抗的更厉害了,李白的脸沉在他的颈窝处,扣着他手腕的手指又稍稍加大了力度,另一只手则是按住秦缓的嘴唇,让他无法再吐出那些毫无杀伤力的骂人话。
 
“还行,挺好看的。”吸吻痕算个技术活儿,李白不愧是除了学习以外各个意义上的小天才,虽然以前没搞过这种骚操作,但是在秦缓面前他还是很快就找到了窍门,过了小半天,他起身,然后打量着秦缓脖颈处小小的红痕,怎么看怎么满意。 “缓、缓。”他让两个字在舌尖婉转地打了一个卷儿,听着秦缓怒极反笑,问他闹够了没,他刚想再得寸进尺,欺负秦缓欺负的更厉害些,一个篮球掉了下来,砸在了他的手边。
  
“喂。”原本只有两个人的体育器材室中出现了第三道声音。
  
两人诧异,循声望过去。
  
鞍马后面的瑜伽垫的位置上缓缓冒出了一颗睡得呆毛乱翘的脑袋,那人打了个哈欠,半耷拉着眼皮看人,明显一副起床气重的样子:“AV看多了啊?在这里乱搞,吵得人睡都睡不好。”
  
“靠!你又是哪冒出来的?”被扰了兴致的李白明显脾气更不好,面前这人他并不陌生,并且非常讨厌。
  
秦缓趁机推了他一把,然后缩着身子坐了起来,他扭头看着那半醒不醒的人,开口道:“李白学长。”
  
李白学长,不是李白。
有人不屑地嗤笑一声,没说话。
  
“喔,部长学弟啊。”那人挠挠头,慢慢吞吞地走了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体操垫上的两个人:“叫我范海辛吧。”
  

——tb——
马上777了
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数字,搞了点明信片和徽章想要回馈一哈亲友和经常给我热度认真回复我的小朋友和亲友(๑•ั็ω•็ั๑)

【王者荣耀】和李白和李白和李白和李白

白鹊
ooc
校园梗
狐白凤白范白原白x原鹊
短打

01

秦缓是被有预谋地骗到了体育器材室里。
  
他手里还拿着记录本,刚转头想问带他来的人老师是让他写什么器材的数据,就看到带他来的男生先是抱歉地冲着他笑了一下,然后快步出去,还反手磕上了门。
  
上当了。
秦缓心道坏了,然后下意识地朝后退了一步,却不知被什么时候先守在这里的人从后捉住了腰,烟头的热度灼烧着他脸庞周围的空气,他皱皱眉,没回头,就听着那人呵呵笑了两声,然后一口烟喷到他的颈窝中,味道飘上来,呛得他嗓子痒痒,有些想咳嗽。
  
“说吧,李白,你们想做什么?”秦缓抱着记录本,语气还是冷漠又镇定,他在R中当了半年的纪检部部长自然是得罪了不少人,一个学校四个李白,除了学生会会长,其他三个都和他有过过节,而他身后这个最凶,课没上过几次麻烦惹了不少,上次秦缓抓到他逃课在学校小花园里烧烤,带人没收了他的工具还拿走了他不知道从哪搞来的酒,他讨要无果气得放学去堵秦缓,结果被和秦缓同行回家的会长李白一顿嘲讽,后来秦缓就没太上心,当这事儿过去了,结果今天听班里小眼镜讲老师让他到体育器材室去统计器材,他想也没想的就跟过来了,乖乖地钻进了李白的圈套里。
  
“黑灯瞎火,孤男寡男的,你说我要干嘛?”李白冲着秦缓的耳垂吹了口气,讲得有些暧昧,实际上在烧烤事件之前他就看秦缓不爽了,明明他们就是一届上来的学生,他放荡不羁爱自由,秦缓却当了学生会的走狗,每天板着个脸,戴着个袖章,一见他就扣分扣分的,他偶尔心情好朝秦缓笑笑,秦缓却理都不理,就知道跟在那个和他同名的白毛装逼犯身后记名字。
  
“无聊。”秦缓不买账,扭过头白了李白一眼,今天他们一年级的级草依旧非得要死,一头半长不长的紫毛上倒扣着个棒球帽,黑色的体恤上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怪里怪气的涂鸦,他顺着李白的腿往下打量,半晌挪回了目光,李白正眼珠乱转不知道在看什么,就听到秦缓像是往常那样带着警告意味地说道:“校规不允许自己乱改校服。”
  
校规校规又是校规。
这两个字李白听得耳朵就要起茧了,秦缓在前面没看到他不耐的神情,刚想说我没时间陪你玩无聊的游戏,可还没开口,他腰上的那双手刚放了下去,他的手腕却又被扯住了。
  
李白把秦缓推到了一旁的体操垫子上,然后响亮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这算不算犯校规啊,部长。”他把人固定在身下,撑着胳膊低头看秦缓。 
  
秦缓又惊又怒,奋力推他,却怎么也抵不过体育特招进来的李白:“你别过分。” 他的记录本掉到了一边,资料散了一地。
  
“这就过分了?”李白痞里痞气地把棒球帽的帽檐别到一边,然后手指扒啦秦缓的下巴一下,眼神轻浮:“你倒是继续扣我分啊,缓缓。”
  
他今天就是想弄哭秦缓。
  
 

  

  

【王者荣耀】带明星养成计划【2】x

白鹊
全网黑带明星李白x不入世丹修扁鹊
ooc
有幼鹊出没

02
追人大部队无功而返,他们跑进树林的时候连个鬼影都没见到。这期间,弦某已经嗑了一次速效救心丸了,他用脚趾头也想得出来,不用到第二天,三个小时之内,各大网站的娱乐板块头条绝对要被当红流量天王在片场被同性强吻这种又狗血又劲爆的话题刷爆。
  
果真,一上午还没过完,狗仔队就混着各种乱七八糟的媒体找了过来,边在青莲观门口蹲守边拉着路人问情况,戏没法继续拍,弦某焦头烂额的,电话刚放下又接起,就要被经纪公司和李家本家打爆,他忙不迭地到处解释,一扭头却见自家的大明星正优哉游哉地把玩着假发,还解了发髻给自己扎了个双马尾。
  
“你心怎么这么大啊?”一口血呛上来,弦某差点气死。

听到动静,李白扭过头,双马尾甩到身后,他一脸无辜地摊摊手:“不然呢?我挖地三尺把那小朋友找到,再亲回来?”
  
“你倒是想想怎么写申明啊!早有没水平的破报纸胡说八道你是gay了,你被强吻后的所有反应又被那么多人看在眼里,那些死狗仔不趁机借着你那句“亲就亲了”乱写一通我就把脑袋摘下来给你当球踢。”弦某气竭,虽然早就知道李白对于当明星并不怎么感兴趣,走上这条路完全是家里的意思,可毕竟都是这个位置上的人了,看着他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公众形象,弦某还是忍不住地和他嚷了起来。
  
“你冷静点儿,我不喜欢踢球,我喜欢打篮球。”李白还在嘻嘻哈哈,见弦某的脸色越来越差,他识相地敛起嘴角的习惯性笑容,然后疑似宽慰地拍拍弦某的肩膀,安抚:“别生气。”
  
“这没法不生气,现在的娱记为了吸引眼球简直是手指头按在哪就是哪,一点儿责任也不负。”弦某叹息,他现在只要一想起门口的狗仔队和唯恐天下不乱的媒体人们就脑壳疼,恨不得自己冲上去给李白挡枪。
  
闻言,李白的右手放在唇边,然后指腹朝上轻咬拇指指尖,他的眼睛里流出一丝戏谑,说道:“可说不准人家没写错,我真是个弯的呢?”
  
“嘶……”弦某再次深呼防止自己背过去,他瞪着眼睛怒视李白,几乎破音:“那也不能让他们乱写!私下我不管你,外界面前你必须给我直得像根电线杆!”
  
电线杆吗?
李白被他这幅模样逗得笑的前仰后合,他才不在乎星途啊公关啊还有其他什么的,能彻底糊掉才最好,那时他就可以隐退了,然后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况且。
他想起那孩子和他近距离时睫毛一颤一颤的模样。
就那副精致的皮相来说,身为一个颜狗他可觉得自己一点也不亏。
  
弦某脸色铁青,又接起一个电话。
  

此时,树林深处,方才还在树枝间跳跃着往顶上爬的黑猫忽然动作一僵,然后前腿绷直撑开,黑煤球一样的小身体痉挛起来。
  
痛。
太痛了。
  
秦缓倒吸了一口冷气,小尖牙咬在化猫后黑乎乎的嘴唇上,几乎要晕厥过去。
  
——这是他早就料想过的结果。
  
金丹乃是修界的秘宝之一,本来就要求极高的保存环境,他从蝉之匣中将金丹取出,虽然一直压在舌根下面却是用自身的气来供养,可穿过回音壁后,人间界的灵气比不上修界,秦缓消耗太快,又无处补给,灵气供不应求,金丹即将化掉。在寻了三天之后,他来到了H市,终于遇见了可以作为容器的李白,于是他混进了围观人群中,正盘算着怎么才能接近这罕见的容器体质,却被刘备当成了黄忠找来的群演,让他去给李白递剑,秦缓就趁机把口中的金丹渡给了李白,还在李白身上留了一丝自己的气息,本想着先摆脱这些追在身后的人再找机会返回头去找那“容器”,可金丹被送出去后,同他一起穿过回音壁的一直被金丹压制着的回溯之术却被彻底解放出来,现在咒术正在他的神经和血管之中四处流窜,不出片刻,他的身形和样貌就会回到七岁时的模样。
  
“嘶……”秦缓疼得吸了好几口凉气,蓝色的光雾从他黑色的皮毛中渗出,渐渐将他裹住,他一口白牙几欲咬碎,毛绒绒的爪伸成了修长纤细的手和脚,耳朵和尾巴渐渐消失,有了人的模样。
  
终于,脆弱的树枝再撑不住,发出“咔嚓”一声脆响,秦缓什么都没有抓住,穿过无数树枝,便直直地跌了下去,最后落到不算柔软的草地上,那身现在已经不合身了的道服也被划得破破烂烂。
  
“太勉强了。”
他抬手揉揉眼眶下被树枝划破的伤口,然后扶着树干起身,一瘸一拐地缓缓走向了不远处的林中湖湖边。
  
圆滚滚的石子碰着秦缓的鞋尖翻了几圈打碎水面激起涟漪,湖外围着一圈栏杆,他走到栏杆前脚步一顿,然后想了想,先把外袍脱了下来挂在后面的树叉上,又没看见“湖深危险,请勿越过栏杆”的标语一般,仗着小小的身材,生生从空隙挤到了栏杆的另一边。
  
“果真变成小孩子了。”秦缓蹲在湖边低头看着水中的倒影,边叹气边用手搅起一片水花。 他现在的模样实在很狼狈,浑身脏兮兮的,裸露出的皮肤上都是细细的口子,又因为回溯之术,身材比先前缩小了两个号,小短手小短腿,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越界之后回溯出了问题,他的头发长度倒是没怎么变,配着他现在豆丁一样的身高和蹲着的姿势,就这么长长地拖到了地上。
  
“算了。”静默许久,秦缓起身,决定还是先去拿回金丹,他是非法越界,不光是长生仙门,在人间界待久了界司的人也自然会来寻他,他必须在被带回去之前完成要做的事。
  
风吹着林间沙沙作响,秦缓又钻回到了围栏这边,他拎过外袍走了两步,然后犹豫了一下,把靴子脱了下来,藏到了一边的树丛之中。
  
太大了,反而累赘。
秦缓光脚又回到了林中,他甩着过分宽大的衣袖走在树下,鸦羽似的发尾垂着,露出的脚腕白得发光,虽然依旧落魄狼狈,却像极了天地诞生出的精灵。

现在天色还太早,他决定入了夜再去找容器,反正他身上有了自己的气息,总是不会跑掉的。
  
他要在这里待到天黑。
  

弦某连推掉了给李白的两个通告,在忙了一下午之后,他让司机开车把李白送回公寓,然后叮嘱道:“你家里今天晚上叫我过去,你就自己老老实实在家待着吧,好好想一想之后对着媒体怎么说,别再出乱子了。”
  
“成成成……哎哟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这么热啊?”李白瘫倒在后排,随手把衬衫的扣子扯到了最后一排,他的额头上都是汗,袖口和领子也已经被浸的透透的。
  
“至于么?老板,怎么出汗出成这个样子?”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李白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的模样,摇了摇头:“这到了傍晚凉快多了好吗?你出汗出成这样,怕是肾虚哦。”
  
李白平时对待身边人很不错,所以下属都不怎么怕他,偶尔也会开开玩笑。
  
“虚你个头啊。”李白白了他一眼,又敲敲椅背,让司机把放在前面的矿泉水递给他,然后扭开瓶盖,道:“我好像是发烧了,从下午就开始又热又燥。”
  
“我给你叫医生来吧,你自己住,要是半夜烧起来就没辙了。”司机说道,见李白不搭话,他又朝后瞄了一眼,就看着李白拿着矿泉水瓶子把水从头淋了下来,溅得后排的座位湿漉漉的。 “哇,您可悠着点,别明天“被同性强吻”平息下来,在车内湿身诱惑再上了头条。”司机不心疼车子,反正都是公家的,就是李白这幅模样他实在看不下去,于是贫了一句。
  
“烦不烦啊你。”李白打开车窗,撑着下巴看外面:“我先回去吃点药好了,不行的话再找医生,总不至于烧的连个电话都打不了。”

倔的不行。  
司机撇撇嘴,没在说什么,他把车子停到了李白的公寓门口,示意李白有事打电话。
  
“回见回见。”李白朝后摆摆手,另一只手食指上套着钥匙环晃得飞起,司机最后看了他的背影一眼,摇上车窗,把车子开走了。
  

  
“呼……”进了家门,李白把脚上的鞋子胡乱地踢到一边,然后边拽掉湿漉漉的衬衫,边进到浴室开水。
  
这种热意实在是难以形容,像是来自外界,又像是源于他本身,喷头喷出的水撒在他棕色的头发上,然后顺着他优美的脖颈滑至他的胸膛,水汽缓缓铺满了镜子,他隔着一片白雾望着镜中的自己,许久,李白伸出右手,用食指在镜中自己胸膛的部位画了一个圈。
  
“太燥了。”他说,然后把手放了下去,靠在浴室的瓷砖墙壁上闭着眼睛大口大口地吸气。
  
其实某一瞬间,他很想在圈里写个什么字,可想了许久,却还是没有下笔。
  
“吱嘎”。
  
浴室门外似乎有了什么响动,李白睁开眼,从架子上扯了条浴巾裹着下半身就走了出去。他走到客厅,盯着门锁看了几秒,并没有看出什么异常。
  
一个人住总是容易产生这种错觉,以后养条狗好了。
李白回到浴室,随手关了水,然后岔开腿坐在沙发上这样想着。
  
淋浴似乎并没有让他身心上的燥热冷静下来,反而因为水流一股一股掠过他不可描述的地方,让他生起了另一种异样的感觉。
  
“……啧。”
李白伸手撩开浴巾,闭着眼睛手指朝着他越发精神的小兄弟探了过去。
  
虽然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可身为千万少男少女的梦中情人,他的生理需要确实一直都是左姑娘和右姑娘帮忙解决的。

“吱嘎”。 
卧室的门响了一声,李白只道是自己又没关好窗户,让穿堂风乱吹,他闭着眼睛,手指轻轻套弄,胯下那活儿越发硬挺。
  
忽然,温热的气息喷在他的脸上,似乎靠得越发的近,离贤者只有一线的李白大脑混成一摊浆糊,还迷迷糊糊地想着我这不还没有养狗呢么?
  
“你在做什么?”一道清冷的声线在他耳边炸开,李白大脑立刻当机,他的眼睛猛得睁开,就看到一个穿着自己T恤 的长发小鬼正和自己面对面相距不到一公分。
  
而那双并不常见的紫色眼睛,似乎自己今天上午刚刚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