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IIIIBOY胡显昭昭昭昭昭

小昭保护协会会长
IBOY就是我们的小朋友
看着他成长为最好的阿地西
在世界赛上等他

【王者荣耀】505男生宿舍日常(1)x


白鹊
ooc
高中生设定
甜饼

【关于搞事】

“东西放下。”

三伏天,上午满课,李白从食堂回来毛概课的书被转得和朵花儿似的,他推推宿舍门,居然没锁,进门就看到韩信黑着脸坐在床铺上,不知道谁惹了他。

“怎么了兄弟?”李白收回食指,握住了书脊,他把书随手丢在床铺上转身要往韩信身边坐,顺便问问是谁惹了这尊神,可还没过去,韩信却先是冷漠地看了他一眼,直接呵住了他:“你还有脸回来?”

???这人是疯了?
李白满头问号,心道我最近老实成个瓜皮了还能惹到他?还是说这不当人的要和我翻旧账说说他的破PSP?

“等等,我……”李白有点方,想问清楚他到底是做了什么才让韩信这么生气。

“闭嘴。”只见韩信扭过头,看不清什么神情,半晌,才强压着声线来了一句:“过来。”

“???”李白上前一步,听着韩信声音都变了,心说我到底是做了什么还把这铁打的老韩同学气哭了。

“逆子,跪下。”哭了的韩同学说完扭过头,灿烂的一口白牙。

空气凝固了两秒。

“靠!”这时候李白才意识到这王八蛋又在耍自己,他长胳膊一伸拎过书就朝着自己笑得满床乱滚的韩信丢了过去,那红毛孙子还边笑边说:“看你吓得,脸都白了,乖儿子别怕,爸爸没生气。”

“这个星期你都不用回宿舍了。”李白阴森森地朝着韩信笑,韩信总算高兴够了,坐在床上揉肚子:“我和刘邦学的,今天他逗我和张良,把张良惹毛了,怕是以后作业只能和我借了。”

“抄你的还不如抛骰子。”李白翻了个白眼:“我刚刚有一瞬间很想弄死你。”

“你也可以去逗别人么,别这么小气啊哥们儿。”韩信穿上外套:“我去506了,这时候去说不准能看到有趣的场景。”

“滚吧滚吧。”李白心烦,他站在窗户边,看到楼下又有学妹跟扁鹊跟到宿舍楼门口。

“拜了,抓住机会啊,兄弟。”韩信挑挑眉,关住门溜了。

李白摸摸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

于是。
扁鹊回了宿舍就见到李白黑着脸盯着自己。

“怎么了?”扁鹊脱掉白大褂,仔仔细细地叠好放进柜子里,一扭头李白还保持着原来的动作,就把自己关在他的眼睛里了。

“你还……回来了。”李白最后也没完完整整地把韩信说他的说出来。

“嗯,回来了。”扁鹊点头。

“……乖。”
这个字的意思应该和闭嘴一样吧,李白想。

“……”扁鹊像看病人一样看着他,刚想说些什么,李白的台词终于和标准台词对上了:“过来。”

“什么事?”扁鹊皱皱眉头,还是朝着李白走了过来,他觉得今天这人怪怪的,于是弯下腰,自然地用手背碰了碰他的额头。

不烧啊。

他低头和李白对视,绿色的眼睛纯净美好,本来就彻底走歪了的李某人彻底大脑当机。

这时,门被拉开了一条缝,红紫白三颗脑袋扒在门外,红毛还冲着李白比口型。

“怂逼,李白你个怂逼,到了扁鹊面前就痿。”

李白眸色一凉,一个眼刀过去,然后一把扯住了扁鹊。

“逆……逆……逆……”

“ni什么?”扁鹊歪头。

“逆……你就是我心中的棉花糖,甜蜜的梦想。”李白站起来唱完,环住了扁鹊:“老婆,抱抱。”

和“逆子,跪下”一样的,称谓加动作。

淦,狗粮。
门口的三人是服气的。

最近就很喜欢小学生,长得好看的那种

老子不信这你也要屏蔽

“顺应天命?什么是天命?”

铁枷从哪吒的琵琶骨穿过,稍微动动便要疼得入魂,他强撑着抬起脖子喃喃自语,不远处是渗进的薄凉水色,七窍玲珑塔的门与他不过是十步之遥,他却再难走出这方寸的天地了。

哪吒还是那个哪吒,三太子却成了阶下囚。

天外像是被雨幕蒙上了一层灰,隐约中,却只听得到龙的悲鸣。

陈塘的雨下了七天六夜了,李靖远目着天边,却丝毫没有放晴的征兆。

雨水没过行人的脚腕、膝盖,沾湿了他们的鞋袜和衣裳,爱俏的姑娘连家门都不敢出了,她们坐在阁楼上,握着铜镜,面前摆着胭脂,雨水从房檐落到窗台上飞溅出小而冰凉的水花,姑娘们忙合上窗户,却怎么也挡不住屋外如泣的雨的淅沥声。

“这是你杀死我的报应。”未消散的龙魂像是一阵阴魂不散的风,它从玲珑塔顶层的窗口穿了进来,身上还沾染着外面的潮气,就在哪吒的身旁环绕:“你瞧,之前你还对我喊打喊杀,可现在,你却只能跪着,在我的面前像是条狗一样。”

哪吒却头也不抬,嗤笑了一声,然后强撑着开口道:“可你死了,我还活着。”

他的双腿是被李靖打断的,与其说是跪着,倒不如说是被扔在了地上,两条裤腿中晃晃荡荡,像是两节被掰开的藕,李靖把他钉在了打磨得光滑的桃木枝子上,倒是不妄他这位生父从他一出生就“妖孽妖孽”地唤他。

“你!”龙魂见他都是这幅模样了却依旧气焰嚣张,不由得怨气更盛,它又刮出玲珑塔,卷着腥气,然后把带回的血污狠狠地拍在了哪吒的脸上,怒道:“这些都是你造的孽,你以为你还能苟活多久?一旦今夜你那父亲就把你交与我族,定让你死无全尸。”

“呵。”艳丽的红从哪吒的眉心、眼角以及鼻尖滑落,盖在了他脸上刚结好的褐痂上,他唇角带笑,笑意却始终未达眼底,反而多了一丝不屑和嘲弄,哪吒冷声道:“我造的孽?这是你族降下的祸水,怎么也算得到我的头上了?”他顿了顿,又继续道:“还有,我哪吒天养地养,风养火养,哪来的什么父亲,到时候若被交与你族,还劳烦你家那老龙王把我切的稀碎些,最好再烧成灰,让我能坦坦荡荡地回归我那天父地母的怀中。”

“哼。”龙魂辩他不过,又不愿就这样放过他,只得继续凌虐哪吒早已破烂不堪的身体,附着怨愤的水汽顺着铁枷紧缩,险些把哪吒单薄的后背抓碎,可他瞳孔一缩,干枯的唇被咬得鲜血直流,还是生生把呛到嗓子痒的声音压了回去,愈合的伤口又一次崩开,除了撕裂的疼痛还有如同蚁噬般的痒,哪吒却始终一声不吭,努力而肆意地把嘴角扯到最高,带着十几岁的天真,又带着几百岁的苍老。

有脚步声从塔外传来,龙魂哑着嗓子怪笑了几声,便不知消失去了哪里。

“逆子,你知错了么。”李靖撑着油纸伞站在玲珑塔外,他的靴上溅满了泥点,脚步却是踏实而沉稳的。

“你还是叫我妖孽更中听些。”哪吒扬声应道,他已经许久没有进水了,却这样高声讲话,腥甜的铁味从喉口溢出,他便顺势用呛出的血润了润嗓子。

“你果真还是不知错。”李靖的面色沉了下去,比这渐晚的天色还要黑些。

哪吒在玲珑塔中大笑:“李将军倒是说说小爷我何错之有?”

哪吒真好

【阴阳师】嗯,就是喜欢x

酒茨
ooc

                              
      酒吞觉得把茨木这残障儿童捡回家是他这小半辈子里做过最冲动的事,比早些年为了红叶和那个爱戴高帽爱画符的细眼睛小子约架还冲动。

  哪怕茨木丝毫没有其他青春期小朋友身上那股子名为叛逆的虎劲儿,平时也指哪打哪乖得很,可是他就是拿茨木没辙。

  ——妖二百岁确实还只能算个小年轻,可好歹比人多活了那么多年,这种耿直过头,真的不是缺心眼儿?

  酒吞坐在饭桌前,看着脏兮兮的茨木进了门,深沉的叹了口气。

  他真发愁。

  酒吞不做鬼王好多年了,因为槽心的初恋,他也没兴趣再爱一回。

  和他同期的大妖都死的死藏的藏,他自己在王座上喝了几百年的酒终究还是喝腻了,索性收拾收拾东西来到了人间界,权当是出来散散心,可谁知道,在他来到人间界的第八十三年,他就遇到了茨木这呆小子,于是散心不成,反而多了条尾巴。

  “挚友,今天我打黑拳又赢了。”脏兮兮的白发少年笑得眉眼弯弯,他递给酒吞一沓纸币,嘴角窝了一块淡淡的青色。

  “脸上是怎么回事?”酒吞没接钱,拿筷子点点茨木的嘴角问道。

  “我赢了他们不让我走,混乱的时候蹭到的。”茨木说得轻描淡写,和酒吞生活在一起,他总想着帮酒吞做点什么,可除了打架别的又不会做,所以索性去了地下街打黑拳,虽然妖力的使用在人间界有了限制,好在他二百年没白活,就算只有一只手,照样打跪一群人。

  酒吞的嘴角抽了抽,站起身从电视柜里取出碘伏,拿着棉棒就往茨木嘴角死戳:“你是不是喜欢听我骂你缺心眼啊?他们拦你你没有还手吧?真还了还拦得住你?”

  他有点毛,当初在小巷里捡到茨木,角都没收回的半大妖怪被一群半吊子的阴阳师追到了小巷子里,他的妖力被缚了大半,拖着一只手臂还在抵抗,如果不是酒吞难得多管闲事把他带了回来,怕是早就凉在那里了, 之后他教了他不少的人间生存技能,还告诫他时代不同了,不可随便对人类出手,不然会给他和他们还有其他妖怪带来麻烦的,之后茨木去了地下街打黑拳,明明台上天下无敌回来有时候却总要刮点儿彩,一次两次没注意,后来次数多了才知道总有不服气地要拦茨木,而这傻孩子记着他的“不要对人类出手,会给他带来麻烦的”就任揍了,反正就是不还手,无论酒吞后来再说多少次也不见改。

  茨木被碘伏蚀得有点疼,他朝酒吞咧咧嘴,露出了两个尖尖的犬齿,眼神干净又真诚:“喜欢。”他说道。

  “啊?”酒吞正专心给茨木擦拭伤口,转个身就忘了他说过什么。

  “挚友说我什么我都喜欢。”茨木说的没头没脑,酒吞的动作却是一顿。

  你是不是喜欢听我骂你缺心眼啊?
  他刚才好像是这么凶茨木的。

  “……吃你的饭。”大江山的鬼王彻底没辙了,把用过的棉签收起,他把菜推到了茨木面前。

  白发少年嗯了一声,还是近乎虔诚地盯着他,那双眼睛里仿佛藏着一片星海。

  酒吞拖腮把头转到了一边,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唉,养孩子可真难。

                                 

【王者荣耀】谁都有非主流子的年代(1)x


白鹊,小学生画风,日常甜饼
可能有其他cp随机掉落
ooc







这是计算机和腾讯扣扣都还没起飞的年代,在荣耀小学,只要家里有电脑,就能成为所有人的焦点。

李白,王者小学,五年三班,家住桃花湾筒子楼,被连续三年评为“最期待的同桌”的小学生,在连续一个月每天对着妈妈的小猪抱枕平a三下打完就跑后,家里人为了让他分散过多的精力,给他买了他最想要的玩具——一台后壳比脑袋还厚的X想牌电脑,就此,他凭借优渥的物质基础,终于战胜了其他校园扛把子的候选人,成为了王者小学的一代霸主。

——

“阿缓我和你讲喔。”这天,李白又进了校医室,校医是个走在时尚前段、挑染了黑白发的小哥哥,人靓高冷打针疼,看病的时候纯情男孩李白因为第一次在家人之外的人面前脱了裤子,本着大丈夫敢脱敢gang的原则,非要对校医小哥哥负责,于是三天两头往校医室跑。

“……叫我秦老师。”每天一到这个时候,扁鹊就很烦,身为X大临床专业最好的学生,还没毕业的实习阶段里省大医院市大医院就每天找过来给他抛橄榄枝,在图清闲的他刚决定了去市医院任职的时候,不知道哪个瓜皮和他提了一句当校医更轻松,一年两个假期,平时也没什么大事,于是扁鹊立刻跑出去考了个教师资格证,转身就进了王者小学,结果清闲日子没过两天,五三班的老师庄周就抱着纠结了一群同学在湖边钓鱼结果自己掉湖里冻得发烧了的李白过来,脱他裤子给他打了一针之后他就开始每天往医务室跑了,还一本正经地说要对他负责。

负个毛线责啊,现在的小朋友都这么早熟么?
被熊孩子尾巴跟得很崩溃的校医小哥哥很想捂脸,但他不能这么做,人设会崩。

“好吧阿缓。”李白两手撑着桌子站在扁鹊的办公桌旁,对他的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男孩子小学阶段长得比较慢,他才比桌子高出一截,脸软软白白的,一双好看的眼睛认真地盯着扁鹊,看着倒是可爱的很。

“我昨天申请了个QQ号。”李白说:“我哥帮我申请的,特别麻烦,还有密保问题。”

“哦。”时尚青年扁鹊应了一声,他知道他不哦这一声李白肯定要继续哒哒哒。

“最后我哥让我想个网名,我本来想叫阳光男孩李剑仙的,可是我一搜,阳光男孩真是太多了,光L市的就有四千三百多个。”李白嘟嘟嘴,对其他盗版阳光男孩表示强烈谴责。

“然后呢。”扁鹊伸手给他顺顺疯玩之后乱成一坨的额发,心道自己这强迫症没的治了。

“然后啊。”李白心满意足地用脑门追着扁鹊的指尖:“然后我就改叫青莲男孩李剑仙了。”

“……挺好的。”冷漠男孩秦越人面无表情地称赞道。

——tb

【王者荣耀】直播日常(6)x


白鹊
火锅吃完了
这个算是写完了吧……说不准有梗了我还会写写番外什么的,不一定

——

观众们的反应可想而知。

“毕竟刚满十七岁没多久嘛。”诸葛亮看着大片大片祖母绿的【可爱,宇宙第一可爱】,觉得这已经是个原谅色的时代了。

经他这么一提,大部分人才反应过来,扁鹊,还有这个包间里的大部分人,都可以算在少年的范围里,即使是打了好几个赛季的李白,也只有二十四岁。

电子竞技,菜是原罪。
所以电竞选手的年龄,在大部分时间里都会被忽视,无论是谁,只要偶尔发挥失常,就被黑子追着喷个半死,根本不顾,他们恶毒语言指向的,是一个甚至可能还没成年的孩子。

扁鹊可以说是坐在了天选一代的末班车上,这对他来说是好又不好的一件事,好是因为他的天赋跟得上前辈们的脚步,可以在一场又一场的比赛中取得长足的进步,他的成长周期非常短暂,有时甚至一场团战便能让他领悟到新的东西,比起李白这种天然型选手来讲他的成长值更高,予人的期待值也更高,而不好则是因为出道在这个对手队友都封神的年代对于一个孩子实在压力太大了,他又是这样好强的性格,每天除了日常练习之外,他总要再给自己加练好几个小时,电竞圈也是吃青春饭的,他这样消耗自己,无形之中不知削短了自己多久的职业寿命。

“让你喝你得喝坏了,每次偷偷熬夜加练都自己带着橙汁去,一晚上能喝一大桶,最后牙疼脸肿睡又睡不好。”刘备揉揉眉心,揭露真相。

“看看你们RYG,连个饮料都不让喝,小扁鹊来我们JXC吧,白哥天天请你喝。”李白喝光了人家的橙汁,却一点儿都不觉得抱歉,他把玩着玻璃杯,努力挖RYG的墙角。

“怕是来了以后白神要天天请你喝牛奶了。”这时,一直低着头和女朋友发短信的吕布突然抬头幽幽地来了这么一句。

空气凝固住了。

诸葛亮不看手机屏幕都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他插上耳机,忙推门走出了包间。

【老公别下播啊,求后续QAQ】刚刚还666牛逼牛逼的小粉丝们立刻哭哭脸,嚎叫着求诸葛亮别下播。

诸葛亮捂着脸安抚了几句,边装委屈,说他也饿了,打算去吃饭,边在脑海里猛锤吕布乱开车,最后还保证这个月一定多播一个小时,半哄半骗的才下了播。

“……胡说什么呢你。”回到包间,大家长鱼神庄周轻轻给了吕布一拳,李白倒是一点儿也不臊,胳膊压着尽量把脸往围巾里埋的扁鹊围观看戏:“鱼神你得好好修理修理这个禽兽,看把我们小朋友吓得,我是那种不要脸的人嘛。”顿了顿,他把手翻过扁鹊的围巾,捏了捏那张有点红的脸,朝他笑笑:“再说我要真是那种人真想对小扁鹊做点什么能让你们知道?是吧?”

扁鹊要是只猫就该吓得炸毛了。

RYG所有人都停了筷子然后拎开李白把小朋友护在身后,以一种难以形容的眼神警惕地盯着李白,JXC的诸位也纷纷悄无声息把椅子移得远离了这尊神。

“你们做什么做什么啊?我开玩笑的,我怎么可能是这种人。”李白从锅里夹了一块熟了的肉丢到扁鹊碗里,他看到那双清澈的眼睛盯着自己,于是歪头亲切地勾勾唇角。

众人松了一口气。

“我要对小扁鹊下手,也得再等他长大些嘛。”

这是观众们不知道的后续。

——END——

之后的直播

扁鹊:我去拿个蓝

弹幕:鹊鹊喝牛♂奶吗喝牛♂奶吗
          鹊鹊我给你橙汁跟我走吧

扁鹊:???

【王者荣耀】直播日常(5)x

白鹊  邦信
破火锅次完了

“不好意思,去了趟洗手间。”门又被推开了,诸葛亮的手机竖在桌子上悄悄转向,刚好照到了进来的人。

【老板好,给老板疯狂打电话!亮皇做的好!】屏幕后的观众们沸腾了,还有不差钱的老铁刷了几个火箭,搞得诸葛亮不好意思又不好说。

“料我给你弄好了。”韩信一手撑着脸转头看来人,有细心的观众发现这人一进来刚刚还任韩信护着的扁鹊立刻不动声色地把椅子往一旁移了移,现在看起来倒是离李白近些。

“看到了。”刘邦自然地走到了韩信的椅背后面,不说谢也没有立刻坐下,而是按着韩信的肩膀,手伸到他的头发上,娴熟地重新绑他把高马尾绑了绑:“好了。”

【可以可以,RYGAY,RYGAY】

单纯的网瘾少年诸葛亮没弄清楚观众们的兴奋点在哪,只是想起自己和赵云双排时他们也会这样。

他看到弹幕里新粉问这痞里痞气的基佬紫是谁,怎么没在RYG现役名单里见过,于是小声说道:“这是RYG的大金主,战队老板之一。”

刘邦还在和韩信说话,没注意到有个摄像头正对着自己。

“大老板还真是不放心,练习赛也要来盯着。”李白唇边撩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看得扁鹊一脸懵。

刘邦回了他一个爷们儿之间才懂的笑容,没有说话。

所以说,RNGAy叫RNGAy,还是有道理的,韩信是不是富二这不知道是真的假的,可刘邦身为他的幼驯染,却实打实是个高富帅,两人光屁股从小玩到大,你当皇帝我就当大将军,你当大将军我就当先锋,秤不离砣,砣不离秤,所以十几岁的刘邦一听还小自己一点儿的韩信要滚去打职业,立刻和家里扯皮耍赖要去投资当时还是十三线的RYG,可以说RYG如今能成长为和JXC一样的豪门,有这小哥俩一份子。

“行了,吃饭吧。”韩信打断了两人的眼神交流,开始扫荡餐盘。

扁鹊盯着李白,欲言又止。

“怎么了?”终于,李白注意到了小朋友的目光,他朝扁鹊弯弯嘴角,有些轻佻地说道:“还在想怎么单杀我……还是……”

他很老油条地没有把话说下去。

沉默了一下,扁鹊移开了目光。

“你刚刚拿的杯子是我的,你把我的橙汁都喝光了。”难得的,向来都是万年冰山脸的小中单语气有点委屈:“战队里不让我喝果汁的。”

_tb

【王者荣耀】直播日常(4)x

白鹊   邦信微量
火锅吃不完了……真烦
写着写着没激情了,在烂尾和坑的选择中挣扎

“这次练习赛打算单杀我多少次。”李白问。

观众们尤其是祖母绿们23333完之后对着李白强烈谴责,可是除了刚被哈哈哈完的主播诸葛亮没人知道。

“你们看,白神就是这么不当人,专门挑着脸皮薄的欺负。”诸葛亮说的咬牙切齿,这一个战队的老妖怪就是难搞,生活在同一个基地掌握了他太多习惯,要是一个顺口说了出来,他这种清纯的网瘾少年还怎么散发正能量。

扁鹊的脸往衣领里藏了藏,“单杀”是两队粉丝都懂的梗,某次大赛赛前骚话阶段的时候可以称得上面无表情式年少轻狂的RYG中单曾放话要单杀李白,结果号称第一打野的白神长驻中路,神出鬼没三番五次来调戏扁鹊,再加上小天才诸葛亮优秀的对线能力,虽说不至于被打爆,但是确实被针对的难以发育,就此刚出道的新人扁鹊还被各种黑子追着喷了一段时间,给战队里的前辈们担心坏了。

“喂,白神要点脸,别就抓着我家小孩一个劲儿欺负。”这时,两只戴着皮质半指手套的手搭上了扁鹊的肩头。

观众们又沸腾了。

【啊啊啊小言皇老公!prprpr】

李白抬头,扎着高马尾的红发少年正像个小豹子似的,一点气势不让地和他对视着,而被他调侃了半天的扁鹊则被他护着,神色中难得多了些意外。

“哟,小言皇迟到了还这么凶。”李白啧了一声,说道。

所以说,其实网瘾少年们都没什么想象力,在“白神”“亮皇”等等等这些称呼在粉丝之间传开之前,这么称呼选手们的,都是其他选手,韩信今年二十岁出头,网上传言是个富二代,出道比李白晚两个赛季,也是玩打野的,在RYG青训的时候就有“小李白”的称号,进入一队打了半年,硬生生地用实力以及和李白不同的打野路子证明了他不是小几年的李白,而是野区你信爹,至于为什么是小言皇而不是信皇,这就只有少数的职业圈人知道了。

“没办法,路上不好走。”韩信拉个椅子两条长腿一搭,吊儿郎当地坐在了扁鹊旁边,吃火锅总要调底料的,虽然距离有点远,可观众们还是看到了韩信自己弄了两份,一份放在自己面前一份推到了他身旁空着的位置上。

【哦哦哦~】于是屏幕又变粉了。

——tb——

【王者荣耀】直播日常(3)x


今天换小天才播
白鹊    云亮      不知道还会有什么

“女朋友们好,这里是JXC荣耀王者战队基地楼下的火锅店,我是你们的男朋友JXC中单诸葛亮。”俊秀的少年站在餐厅门外,掏出手机打开了直播。

今天是JXC和RYG的练习赛,虽说是彼此最强力的对手,可两队的私交却好的可以,下午才比赛中午两个队十来人就干脆凑份子跑去JXC基地外的饭店吃火锅,于是某中单选手就想借此蹭个直播时间,免得到了月底又要加班。

【老公好!老公吃了没?】

对着JXC的门面之一,荧幕前的小姑娘们和小基佬们一致高声欢呼,而其中不乏根本不打游戏但就是喜欢看他直播的颜粉,所以说,我们中单小天才号称电竞圈初恋绝对是有道理的。

“今天我要当一个吃播。”诸葛亮举着手机把门拉开一条缝朝里面看,包间里面的人正围坐在一起,三个两个扎堆聊着天,而身为JXC的战队经理的庄周正四顾着,不知道在看什么。

“不好了,鱼神肯定是点人头发现我不在了,我要进去了。”
诸葛亮理理衣服领子,推门进了包间,众人抬头和他打了个招呼,接着就继续各聊各的。

“那边是你们的女神们。”诸葛亮举着手机,声音压得很低。

RYG的花木兰小姐姐和大乔虞姬两个小姐妹许久未见,于是毫不犹豫地抛弃战队的老爷们儿,三人坐在了一起,让原本就因为男选手太多被自称为RYGAY的RYG看起来更GAY了一点。

“小天才举着手机一个人嘀嘀咕咕说什么呢。”花木兰最先注意到了诸葛亮。
“不知道,大概在和他男人视频吧。”虞姬夹了一筷子生菜扔到了锅里说道,她最近熬夜上分,额头上都起痘了,所以不敢吃辣,就要了清汤锅。
“小天才他男人?”花木兰以为自己听错了。
大乔把果汁递给她,不紧不慢地解释道:“是个国服路人王,你应该听过,ID叫苍天翔龙,打野和上单玩的都不错,小亮单排的时候认识的,之后两人不知道怎么就搞到了一起,每天双排上分。”

“网瘾少年们之间的友♂谊真是难以理解。”花木兰感叹,艳丽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迷之微笑:“看着认真的样子,怕是电竞初恋要沦陷了。”

诸葛亮还在偷偷直播,丝毫没有注意到小姐姐们慈母般的眼神。

“吃韭菜。”屏幕里李白坐在扁鹊旁边给他夹了一筷子。
“你别调戏我们家小孩啊。”刘备给了李白一记眼刀,虽然不怎么上场,他却是RYG的队长,同时也兼任了RYG的教练和战术分析师。
“谁调戏他了。”李白的手往扁鹊的头发上揉,不爱说话的后辈立刻歪着脑袋躲开了。
“我洗头了,你手上有烟味。”小少年面无表情地盯着李白,用行动来表示对李白前几天说的话的抗议。

弹幕又被锤桌笑的颜表情刷爆了屏。

“那就是开个玩笑。”李白倒也不觉得尴尬,扁鹊的头发不让摸他就去搭扁鹊的肩膀,然后用下巴指指依旧举着手机的诸葛亮,说道:“小扁鹊就是太怕生了,学学我们小亮,这么多人吃饭还自拍个没完没了。”

“靠。”诸葛亮抗议。

“你不是自拍?”李白挑眉:“我才不信,基地你屋里的镜子都快照破了。”

诸葛亮低头看了眼弹幕,忽然有了下播的冲动。

扁鹊默默地扒了一块肉,不知道该说什么,李白却还不打算放过他。

tb大概有c